足球比分直播手机即时比
當前位置:主 頁 > 愛情故事 >

陌小莫,誰帶你去流浪

時間:2015-01-26 作者:小妖精 點擊:

  一、陌小莫(1)
  
  程南星氣喘吁吁的來找我的時候,我正和顧景安在村頭小河里摸魚。
  
  他滿臉通紅的咽了咽口水說,三兒,***死了。我手中的魚撲通一聲掉入水中,濺起一串浪花。***才死了。顧景安推了他一把。他皺著眉頭舔了舔嘴唇說,騙你是小狗。我赤著腳向家中跑去,一路的小石子硌得腳底又疼又癢。我聽見身后有錯亂的腳步聲,我知道那是顧景安和程南星。
  
  一進家門,我就看見爸爸臉上猙獰的傷痕。一旁哭得撕心裂肺的是干媽葛儀。她一抬頭看見我便一把將我抱進懷里,將鼻涕眼淚都抹在我的身上。她邊哭邊嚎,苦命的娃啊,以后你該怎么辦...三兒啊...爸爸突然沖葛儀說,以后不要叫她三兒了。葛儀點點頭,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。爸爸起身,向屋內走去。喪門星。爸爸極小聲的甩出這個詞。我渾身一顫,險些站不穩。
  
  聽村里的大人說,媽媽和爸爸一起去縣城辦事,回來時遭遇車禍。一車十個人,只有媽媽喪了命。得知這個說法后,兩天中我一句話都未說。直到媽媽的葬禮結束的第二天,葛儀成了我的新媽后,我突然仰天長笑。顧景安使勁晃著我的肩膀,試圖讓我鎮定。程南星一激動請來了村里的神婆,神婆用她渾濁的老眼盯著我看了十秒后,決定給我作法,驅趕附在我身上的惡靈。于是,我只好咬破嘴唇讓血順著嘴角流下,并一頭倒地不省人事。神婆大驚失色,邊逃邊說,不管我的事,不管我的事。
  
  神婆的身影消失后,我睜開眼便張牙舞爪的撲向程南星,顧景安死死的拽住他,任我“蹂躪”他。在程南星的慘叫聲中,12歲的我告別了已經隨著媽媽一同逝去的幸福童年生活。
  
  二、陌小莫(2)
  
  那個本平靜的夜晚,葛儀黑著臉站在門口等著玩耍回來的我,全然沒有那個和藹可親的干媽形象。她抱著臂冷笑說,成天和男娃混一起野,這么小就開始想漢子了?
  
  她越罵越兇,引得鄰里都出來圍觀了。我沒有理會她,繞過她徑直進屋。她一把將我拽回,一副惡毒的嘴臉。有人說,小孩子貪玩,嘮叨兩句就行了。她叉著腰頤指氣使的說,我自己的閨女我愛咋教育咋教育。人群里傳來顧景安的聲音,放開她。程南星也在人群里義正言辭的喊道,欺負小孩你算什么本事!可惜他被***一把拽住捂住嘴巴,末了***還不忘向葛儀投來歉意的目光。
  
  葛儀冷哼一聲,陰陽怪氣的說,喲,這么多男娃護著你,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哪里跟別人長得不一樣!話音一落,她用力撕扯我單薄的襯衣,我一口咬住她的手。我聽見衣布撕裂的聲音和周圍的驚嘆聲。整個世界瞬間靜止。鮮血順著我的嘴角流下,滴落到我的鎖骨,滑到我的胸前。12歲的我,像一顆剛開始膨脹的新鮮小草莓,在這個罪惡的夜晚,丟失了最干凈的靈魂。我站在原地,像一顆枯死的小樹,內心空白,只剩一具作廢的軀殼。我什么也聽不到,我甚至感覺到天地在旋轉,我看見葛儀掂著我破碎的襯衣輕蔑的笑著,我還看見程南星噙著滿眼的淚水奮力想要掙脫***的手,我多想對他說,你怎么哭了呢,你不要哭好不好,我以后再也不欺負你了。可我什么都說不出,我像一尾孤獨的魚,盛在一個沒有氧氣的空玻璃瓶中,與世隔絕,萬事悲涼。
  
  我是什么時候蹲下抱住自己的呢?我不記得。我從余光里看見屋內爸爸難過的樣子,多么深情的樣子啊,我差點被感動了。你瞧他,看著我的眼睛滿眼都是心疼,卻寸步不移的任由我被眾人的目光劃傷。我突然站起來,撥開人群不顧一切的狂奔。直到一張床單裹住我的身體,一雙稚嫩的手緊緊抱住我。顧景安,顧景安,全世界都只剩下這三個字。他說,三兒,不怕。我縮在他的懷里,哭不出來,傷口已被肆意展覽,所以失去了疼痛。此刻,仿佛世界上只剩下這一個少言寡語的男生,卻抵得過千軍萬馬,四海潮生。




本月熱點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