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球比分直播手机即时比
当前位置:主 页 > 爱情故事 >

十八岁的爱情老师

?#22868;?2019-05-07 作者: 点击:

  在一中的校园里,你可以看到一个长发飘飘、身材修长的女学生,作为从小被娇惯的女孩,作为一中的“校花”,她快乐得如一只刚会飞的小鸟,她骄傲得如一只五彩的凤凰。但谁会想到,这单纯的快乐和骄傲却在读高三时消失?#26790;?#24433;无踪——那年,她爱上了自己的语文老师。

  那年她十八岁。她就是我。

  在一中的校园里,你还可以看到一个瘦高的身影,他西装革履、风度翩翩?#20976;?#36830;续两年获地区教坛新星冠军?#20976;?#24102;的语文在连续几年考试中名列同类学校榜首?#20976;故?#19968;位颇有名气的自由撰稿人,小说、诗歌、散文频见报端。特让学生着迷的是,他那极?#20987;?#21147;的普通话。那声音仿佛?#36824;?#30913;力,渗入到你的心肺,挠着你的痒痒。我分外爱听爱看他朗读议论文或新闻稿,面色庄重、目光如炬,每?#32622;?#21477;仿佛都立了起来,颇有中央电视台“冷面罗京”的风采。

  那年他二十五岁,他就是林森。

  一二年级的时候,我就很崇拜林老师,上了三年级,做了林老师的学生,我竟?#35805;?#36825;种崇拜繁衍成对他狂热的爱。我?#19981;?#19978;语文课,每天都急切盼望着他那飘逸身影的出现,如果哪天没有语文课,我就感觉缺少了什么,心里没着没落的。

  我发觉自己无药可救地爱上林老师,是他去地区当普通话大赛评委的那几天。林老师走了,惆怅和失落一下子将我罩住,我的心仿佛也被他带走。我迷?#38498;?#31946;地跟同学?#20146;?#36827;教室,却不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。我脑子里全是林老师的影子,一会儿计算林老师到了什么地方,一会儿猜测他正做些什么,一会儿又担心他会不会出事,就这么痴痴迷迷地想,连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都浑然不知。

  ?#38498;?#30340;几天几夜,?#20063;?#39277;不思,仿佛大病一场。

  林老师回来前的那个晚上,我?#37027;?#36401;到教学楼后面,?#32431;?#22320;思索了一夜。我知道这场“师生恋”将要面临怎样的阻力,我甚至预感到结果可能是悲剧的,我?#39057;?#20102;一个一个可怕的结果,一遍一遍告诫自己必须中断这份情?#23567;?#20294;最终,所有决心和?#32423;?#20986;现的理智都在疯狂的情感面前轰然倒塌。爱他,用生命去爱,?#20204;?#26149;去爱!对,唱一出当代的梁?#35762;?#19982;祝英台,演一部中国版罗密欧与朱丽叶!当东方的曙光将朝霞染?#26790;?#32418;时,一个坚决而大胆的决定也在我心头酿成:向林老师表达我的爱,就在下次见到他的那一刻。

  那天晚自习,我没到班里去,我向班长谎称?#20063;?#20102;。我知道林老师一定会来寝室看我的。果然,上课半个多小时后,脸上有几?#24535;?#24847;的林老师出现在我面前。他用关切的目光望着我,我莫名其妙抽泣起来,这让林老师不知所措。几?#31181;?#21518;,我突然站起身,低着头塞给他一封?#29275;?#28982;后快速跑出了寝室。

  那是一封浸满一位浪漫少女自尊、勇敢、狂热和莫名泪水的情书。

  当天晚上,我好像真的病了,折腾到半夜,才迷?#38498;?#31946;睡着。我做了很多离奇古怪的梦,一会儿梦见林老师抖着我的情书讥讽着我,骂我小小年纪不知道害臊,一会儿又梦见林老师拉着我的手,望着我深情款款地说:“我爱你。”……

  第二天的第一节课就是语文课。我坐在座位上,怀里像揣了个小兔子。我羞涩地?#21364;?#30528;林老师爱的回应,我想,哪怕是他一个多情的眼神,我就会义无反顾地将自己全?#21487;?#24515;在浪漫之火中烧成灰烬。

  然而,那天走进教室的林老师一反常态、形象逆天!讲台上的林老师是一个陌生的邋遢汉子,皱巴巴的西服与紫红色的球衣配在一起,像锯条拉在瓦片上那么别扭,脚上是一双脏兮兮的白球鞋。

  班里出奇的安静,几十双眼睛惊奇地瞪着林老师。

  “俺们今天来上十八课。”林老师用方言开了腔。

  笑声哄然而起,像是要?#39057;?#23627;顶。土得掉渣的“俺们”,从林老师的口中出来显得那么不协调。在我心目?#26657;?#38472;老师王老师李老师随便哪位老师都可以这么说,但林老师不可以,林老师,他才华横溢,他风度翩翩,他是骑士,是君子,他头发一丝不乱,目光?#23395;跡?#20182;是学者,是作家呀!窝囊和鄙?#33258;?#20040;能属于他?

  “笑什么?#19968;錚?#26377;什么?#19968;?#20540;得笑的。”土语方言又起,“其实真正的林森就是这样的。”此言一出,班里笑声更响亮了。

  林老师等大家稍微安静一些,接着往下说:“你们看到的林老师是讲台上的林老师,他被一团圣洁的光环罩着,为了与圣洁相匹配,他必须精心地包装自己,那个林老师是美化了的林森,而现在的林老师才是真正的林森呀!生活中的?#39029;?#36287;拉着拖鞋,蓬着?#39277;?#30528;面到处闲逛。我的嘴巴吞吐的不仅是知识,更多的是叼着烟卷,灌着烈酒,有时还?#21482;傲?#22825;……”林老师的方言不知不觉?#30452;?#22238;到抑扬顿挫的普通话,他加大音?#35838;剩?ldquo;这样的人是骑士吗?是君子吗?#21487;?#27963;就是生活,它不仅仅是朗诵啊!”林老师的目光似乎不经意地瞄了我一眼,我?#32622;?#30475;出,那眼神里有善意的提醒,谆谆的期望,还有几丝歉意……

  除了我,谁也不知道林老师为什么在那?#27599;?#19978;自毁形象。在被惊讶和笑声充溢着的课堂里,没有人注意到,他们的“校花”垂下了头,泪水滑过她通红的脸颊。从那节课后,十八岁的我?#32431;?#32780;坚决地冷却了爱情之火,而且,我保留了自尊,除了林老师,没有人知道?#20197;?#32463;的疯狂行为……

  一年后,我顺利地考入师范院校。三年级的时候,我听到林老师结婚的消息。?#23653;?#26159;一个?#21018;?#30340;职工。

  一年前的某个黄昏,我碰巧遇到了林老师。当时他正被妻子拉着,漫步于似锦?#34987;?#22788;。他并没有蓬?#39277;?#38754;地趿拉着拖鞋,他依旧衣冠楚楚风度翩翩。只是,林老师和妻子轻声说笑时,从他口里讲出来的确确实实不是朗诵式的普通话。




    本月热点
    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