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球比分直播手机即时比
当前位置:主 页 > 校园故事 >

烟花不堪剪

时间:2012-04-27 作者: 点击:

  大二那年,我加入校报记者团,认识了凡萧。他是高我两级的师兄,之前听说过他的名气,校园才子,文采很好,并弹得一手好吉他。在迎新的晚会上,凡萧作为记者团团长给我们作了一次精彩的演讲,他谈吐自如、幽默大方,博得大家的阵阵掌声和欢笑,耐心地解答着每个学弟学妹的问题。我坐在后排远远看着他,却不敢站起来提问,心里惴惴不安,从来没这么紧张过,确切地说,是没有被这样一个师兄、一个男孩如此打动过,仿佛乱了阵脚。

  这时,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我的名字,“你就是沉默吧”,我回过头,是凡萧!他看我有些窘,笑着说:“我看了几篇你给记者团交的稿子,写得很不错,有独到的见地,还?#24515;?#32473;副刊投的几篇诗歌,我非常?#19981;叮?#26377;空可?#36828;?#32473;我看看你的作?#20223;?”我连忙说我哪?#24515;?#35828;的那么好,只不过自己?#19981;?#38543;便写写而已,凡萧说:“随便写就写得那么好,要是用心写,岂不是要有很多人给你当粉丝了?”我也笑了,并不作答。

  圣诞节的时候,宿舍的人有的和男朋友去逛街了,有的去自习,我百无聊赖地躺在?#37319;希?#33707;名其妙有些伤?#26657;?#25105;在想凡萧会在这样的日子里干什么呢,而后又笑自己的?#23383;?#21644;自作多情,他那?#20174;?#31168;,肯定会有很多女孩?#19981;叮?#36825;么久了说不定早都不记得我是谁了。

  正在这时,电话响了。“喂,你好,我?#39029;?#40664;。”“我就是啊,请问你是?”我一边迟疑一边在拼命地猜测这个陌生又似曾相识的声音。“你能猜出我是谁吗?”对方似乎浅浅地一笑,我们不?#32423;?#21516;地报出了同一个名字“凡萧”。“你是凡萧?”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:“?#25954;?#19968;起聊聊天吗?”我应允了。五分钟后,我在宿舍楼下看到了凡萧,似乎比初见的时候清瘦了。在南方寒冷的冬夜,他的笑容里似乎?#24425;?#30528;一种让我觉得寒冷的东西,虽然我知道他是热情的。

  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,渐渐地校园里飘起了小雪,内心?#37027;?#32490;连绵氤氲,我确定我?#19981;?#19978;了凡萧,只是我们近在眼前的时候,心却似远在天涯。我无法捕捉那份感受,因为它带给我的是忧伤。

  我不敢确定凡萧的感情,但是我却不可遏止地想要每天看到他,和他说话。凡萧告诉我,他放弃了学校的留校资格,想考中科院的研究生,那段时间他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,整天泡在自习室里。每次去宿舍找他,都是空空的楼道空空的房子。有时去会碰到一些人,久而久之,他们都认识了我,有时候他们会和凡萧打趣,说看你女朋友多好啊每天来找你,凡萧这个时候会突然很严肃,不要乱说,沉默是记者团的小妹。我不知道凡萧为什么会介意他们的玩笑,但是我知道,在我心里,他不仅仅是哥哥,我?#19981;?#20182;,似乎是第一次见面我就?#19981;?#20182;。

  凡萧考?#26657;?#25105;每天默默地祈祷希望他能顺利,同时又隐隐地难过,我怕他离开这个校园。有个周末他想休息不去自习,我去他宿舍,他拿起吉他,唱着朴树的《那些花儿》,我的眼里溢满了泪水。凡萧永远不会知道,那个傍晚空气中飘浮着的那些音符已经深深定格在一个女孩心?#23567;?

  所有的人都看出了我对他的感情,唯独他自己仿佛是看客。而我并不想在他考研的日子里打扰他,于是我选择了沉默,并且永久地埋葬这段?#37027;欏?

  来年的春天,终于等到了他被录取的好消息,泪水又一次下来了,是喜悦也是感?#24120;?#25105;想假如凡萧也同样地沉默或者永远消失在我的视野里,那么这不过是青春的一段青涩纪念而已,在美好的年华,遇到了一个美好的人,即?#25925;?#29469;不及防的忧伤?#19981;?#35753;人难忘。

  后来在一次聚会上,我喝多了,酒入愁肠,心里的纠结愈来愈浓重,直到彻底醉倒。我哭着喊凡萧的名字,痛彻心扉,几个女孩陪我落泪却丝毫没有任何办法阻止我,不一会儿,我感觉到被人扶起,是我熟悉的身影,凡萧来了!他拉我起来,一只手抱着我,另一只手梳理着我凌乱的头发。

  我依然在哭,凡萧,你不是我哥哥,我爱你,我爱你,你知道吗?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