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球比分直播手机即时比
当前位置:主 页 > 校园故事 >

改变自己的毅力和勇气

时间:2012-06-08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读初二的时候,我的顽皮和捣蛋水平已经达到了空前的高度。我的?#25913;?#21644;老师坚信:在不久的将来,我即将成为少管所里的一名光头罗汉。他们放弃了对我的挽救,痛心而无奈地看着我在沉沦。

  初二下学期,来了位新班主任,小女子叫林青,二十来岁,?#25104;?#33485;白,弱不禁风。这使我对她充满了轻蔑。

  基于这样的感情,我给该小女子的“见面礼”平庸而没有创意,我在她的讲桌上黑板擦下夹了一只被我弄昏迷的癞蛤蟆。我想,这已足够让小女子魂飞魄散一阵子了。

  小女子走上讲台,警惕地盯着鼓起来的黑板擦道:“我敢打赌,板擦的下面有类似癞蛤蟆之类的东西。”教室里哄堂大笑,所有的眼睛齐刷刷地向我行注目礼。我得意地笑着,也有一丝作案未遂的遗憾。小女子又说:“我敢打赌,这个东西是一位姓杨的同学放下的一颗‘定时炸弹’。”又是一阵哄堂大笑。我略显尴尬,但仍挑衅地望着小女子。

  小女子迎着我的目光,笑吟吟地说:“敢跟我打个赌吗?我保证你不会赢。”我来了兴趣——有我不会赢的赌?我一针见“脓”地说:“赌什么?”小女子甩一甩浓密的长发说:“我赌这头长发。如果你赢了,你可?#22253;?#25105;的头发全部揪光。”

  还有比这更刺激更有趣的赌博吗?我能想象出,如果小女子尼姑般地光着头,那是一幅多么滑稽的效果图。我脱口而出:“怎么赌?”小女子?#25925;?#31505;吟吟地说:“赌注是期末考试每门功课你都考不过?#26696;?#20998;。”小女子抵住了我的“软肋”,这跟要我的命差不了多少。要知道,以前的所有考试,我大都是以零分收场的。

  小女子挑战道:“不敢?”

  有我不敢的事?我顶上:“赌就赌,你要是输了,真的让我把你的头发一根根地拔掉?”小女子坚决地说:“当然。不过……”小女子话里有话地说,“你打了一个你永远不会赢的赌。是的,你永远不会赢!”

  小女子的话刺激着我——我怎么就不会赢?我就是要赢!不就是考个?#26696;?#20998;吗?

  小女子的那堂课,我听了。听课真的好难受!没有了花样百出的鬼脸,没有了别出心裁的笑料,屁股要定在凳子上,眼睛要盯在小女子那没有血色的薄嘴唇上,耳朵里全灌着那天书般的玩意儿。我几乎想取消这场痛苦的赌博,但一想到将把小女子的头发一根根地拔下,我的学习激情又高涨起来,我重又放稳屁股,睁大眼睛,支棱起耳朵,承受着那具有诱惑的痛苦。

  熬过了第一关,下面的煎?#25578;?#26174;?#20204;?#26494;了许多。那个上午,我听了所有老师的课。而熬过了上午,下午的煎熬也就有了心理准备和实战经验。OK!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。

  一天过去了,又一个一天过去了;一个星期过去了,又一个星期过去了。我和自己较着劲,进行着那场“你永远不会赢”的赌博。

  期末考试到来前,我加班加点地复习着功课,我甚至还厚着脸皮,去请教我的同桌怎么样推导勾股定理——我的目标很直接,我所有的功?#25105;?#32771;?#26696;瘢?#25105;要一根根揪下小女子那乌黑的头发。

  期末考试的“丧钟”终于敲响,但我的心里还真有八?#32844;?#25569;,不就是勾股定理吗?不就是“what’s your name”吗?本大人全拿下了。

  当小女子拿着成绩册走到讲台上时,我早就胜券在握——我的所有功课都考过了?#26696;?#32447;。小女子输了,就等着出丑吧。

  同学们的目光在我和小女子的身上来回扫视着,显然,大家和我一样,对这场赌博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