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球比分直播手机即时比
当前位置:主 页 > 校园故事 >

孤独的艾沫沫

时间:2013-05-18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艾沫沫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,是的,就是孤独,那种没有真心朋友的孤独。

  她不是一个孤僻或孤傲的女生,她很开朗,碰到同学她会主动热情地打招呼,她也主动找同学聊天,但她发现,自己似乎不太受欢迎。

  当然,不是说大家故意孤立她,隔离她,不是,不是这样,但就是存在着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淡淡的隔膜,这种隔膜只有当事人能真切地体会。

  ?#28909;?面对她热情的问好,对方?#19981;?#22238;应,却仅是礼节性地回应,从不曾继续再聊点什么,很客套,也很生疏;再?#28909;?#35838;间,她主动加入到女生的聊天中,大家同她也只是“没有油盐”地寒暄两句,然后聊天散去。她不加入时,她们时常聊得眉飞色舞,叽叽喳喳好不热闹。后来她观察到,如果不是她主动,就不会有人来找她一起去WC——女生?#20146;芟不?#19977;三两两地一起去那儿,一路有说有笑的;中午也从未有人约她一起出去吃饭——即?#25925;?#27599;天去食堂吃盒饭,女生们也总会邀着一起去,打好饭后围着桌子边吃边聊;活动课时,也没人会来叫她一起打球或跳绳。

  艾沫沫有些困惑,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做得不妥的地方啊。妈妈一直教导她,做人要精明?#19981;?这样才不会吃亏,也不容易得罪人,她是按照妈妈的教导为人处事的嘛。

  刚入初中时,老师让毛遂自荐当班干部。其实她挺想继续当班长——从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,她可一直是班长呢。但她没举手自荐,她觉得那样过于显露锋芒。她希望老师发现她的能力后委以重任,这样既不张扬,又显示了自己的实力。

  但,一个星期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两个月过去了……自荐的班干部们在班主任冯老师的调教下,一个个干得似乎越来越得心应手,老师好像没有要改选的意思,艾沫沫有点着急了。

  十一月,突然变天,不少同学感?#20658;?班上的?#20154;?#22768;?#20284;?#24444;伏。

  因为是语文连堂课,课间冯老师没回办公室,坐在讲桌边批改作文。

  “冯老师,我上次的作文写得行么?”看到冯老师旁边没人了,艾沫沫凑上前去。

  “嗯?”冯老师微笑着抬起头,“你的作文——还没改到呢,?#20063;?#25913;了四五本呀。”

  “哦——天气好冷,班上好多同学都病了。”艾沫沫装作不经意地说。

  “嗯,所以要保暖,注意身体。”冯老师回答道。

  “其实,班长可以?#20040;?#29071;熏教室,再用84消毒液给教室的地擦擦的,我以前当班长就是这么做的。”艾沫沫刻意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。

  “哟,真的,我都忙忘了。”冯老师说着,叫来班长、卫生委员,把工作交代下去了。

  艾沫沫心中一阵窃喜。

  过了几天,艾沫沫借帮冯老师拿教具之机,随老师一起回办公室,?#39134;?#32842;天似地说:“班长汪月真可怜,昨天自习课被石磊气哭了。”

  “哦?怎么回事呢?”冯老师有些诧异,昨天汪月没来“投诉”啊。

  “就是汪月管石磊,石磊不服她管,汪月就被气哭了。”艾沫沫轻描淡写地说。

  艾沫沫心想,如果是自己,才不会那么轻易掉眼泪呢,肯定会拿出班长的魄力来。如果他不服,就把名字记下来告老师,让老师来整他,看他还敢不敢嚣张!

  “你帮我把汪月叫过来吧。”到了办公室放下教具,冯老师对艾沫沫说。

  “好的。”艾沫沫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出办公室。

  班干部改选应该不远了吧。艾沫沫心想。

  汪月来到办公室,冯老师单刀直入:“你昨天被石磊气哭啦?”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